见证妙香坊的纯天然殊胜烟供香

一次偶然的机会,别的师兄介绍认识了妙香坊店主,恰巧在鸡足山法会谋面,相会半日,感慨颇深,有幸得见师兄如法制造,力求殊胜,堪比古代郎中,徒步数十里只为求得高岩之草药,全源于菩提心的指引,能做到对法意的严谨,对发心的苛刻,对众生的担责。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多年前,都觉得烟供和其他修法一样,可能就是一个次第的渐进,就像四加行那样,或许修完烟供,就放弃,要继续修别的法,直到亲见上师后,上师告诉我,烟供这个法,是累劫法身慧命相随的法,就如同六字大明咒一样的简短而富有力量,在任何情况下,都可以修持它来圆满增上。一直托成都的师兄从藏区给我托运烟供香,食子香到昆明,因为我深深的知道,佛教用品店的那些所谓精品,是用来骗初学的钱财,我曾经也经历过,在上师的指点后完全彻悟,就不再”迷信“那些所谓的品牌。基本上我每个月要消耗25千克左右的烟供香,但临近雨季,川藏线就不太顺畅,因为托运是物流车,差不多经常断粮。实在没有办法了,就向贵州的珂泽师兄求助,因为在金刚师兄的团体里,他修的时间比我早,很多问题我都求助他指点,上师也比较认可他的修为,或许我觉得这样严谨要求才不至于走弯路吧。
与能定师兄去采摘烟供粉原料途中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与能定师兄去采摘烟供粉原料途中)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在珂泽师兄微信说,祈祷上师三宝加持,不会断粮的,烟供一定能继续。当时他并未多言,我也不知道他的下文是什么,反正手边就只有半箱烟供香了,只够三五天的!祈祷就祈祷吧,我起初以为他会邮寄一些自用的过来支援我,但隔天我收到包裹的时候,还是被震惊了,他是用邮寄的方式支援我,但送货的中通小哥说发货地是云南大理!真是辛苦送货的小哥,专门为我的货就跑了一趟。仔细研究了一下,才明白是珂泽师兄帮我网购了一单,他帮我付款了,这怎么行,追着问他付了多少钱,但微信始终没有回,我知道珂泽师兄大福报,在央企工作,在求助店家查询后,我也买了一份相同的回赠给了师兄,谢谢他的”雪中送炭“!
与能定师兄去采摘烟供粉原料途中2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与能定师兄去采摘烟供粉原料途中2)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就这样,我第一次用到了我们云南自产的烟供香。初次比较,感觉妙香坊的产品,快递确实非常快,才隔一天就收到了,或许大理发昆明本来也就不远吧,其次,香的味道较为柔和,没有藏香的那种层次凌烈之感,食物和药物的味道配比应该是对等的,很适合大众使用,任何场合使用,也不会让人不适,姑妈的服装店天天都要烧香给伽蓝菩萨,分了一些给姑妈,姑妈也赞不绝口,进店看服装的女生都说姑妈有格调。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起初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不同,在持续使用了三天之后,刚好是周日,有师兄邀约做户外烟供,他们还在超市买饼干,让我先去找地方,但开车出去时不小心被人把右侧反光镜碰碎了,后备箱里装的是烟供香,我打算运到滇池边燃施的,等候交警处理的过程中,就没能按照预计和路线抵达。顿时倾盆大雨,完全没有小雨的节奏,强暴雨的出现,让我有些不安起来。后来交警才说,前面的道路积水了,很多汽车被泡,让绕行。这么巧,我的车子刚好没有买涉水发动机保险!处理完后匆匆回家,还是在自家阳台补做了一次聊表心意,师们都说我是“塞翁失马”。事后仔细想想,真是护法三宝眷顾,假如没有这小小的意外,可能我也会泡水的。
与能定师兄去采摘烟供粉原料途中3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与能定师兄去采摘烟供粉原料途中3)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和上师通话时也提到了这件事情,上师没有详细解说,只是告知更应该坚固信心,继续修持,不用执着当前的表象。和妙香坊能定师兄提及时,本以为他会非常喜悦,毕竟是用他们的产品出现的境界,但却非常意外的回复我了两句话,第一句是海涛法师说的,法力不思议,慈悲无障碍;第二句是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这和上师说的涵义雷同,顿时让我对妙香坊的认识与众不同了,俨然这位师兄的修持和严谨,是我最看重的,不是商人的急功近利,而是尊师重教的如法行持。怪不得珂泽师兄会从这里请购烟供香!为我起初内心不清净的念头忏悔(起初我也想过,淘宝网店大多都是以次充好,信誉高的都是刷单来的,按照销量去买,十次有九次被骗,等等,所以,对妙香坊有这种不好的念头,我必须跪诵一千次的金刚萨垛心咒)!
与能定师兄去采摘烟供粉原料途中4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与能定师兄去采摘烟供粉原料途中4)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得到能定师兄的约定,我是真的想去鸡足山参加盂兰盆法会,顺道看一下师兄说的“如法”是怎么做到的。不是怀疑,只是好奇,因为他们的烟供香真的太特别了,以至于全国找不到第二家,居然用纯天然的原料制造。而且师兄说依止海涛师父,所以我想看看这位徒弟,到底是怎么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的。学习他人的优秀之处,亲近善知识,增强我对烟供法门的信心,我觉得非常有必要!师兄说,他做香的原则,是宁缺勿滥,妙香坊之所以不接受参访也不参加展销,是师兄保持不攀缘的风格,典型的埋头做自己的事,让别人去说吧。假如我不是珂泽师兄的道友,肯定也没有机会见到他的。
与能定师兄去采摘烟供粉原料途中5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师兄介绍说,基于莲师山净烟供的要求,会用到很多殊胜的加持物,不只是食物和药材那么简单,这里面有榕柏、松针、菩提叶、花瓣等等。其他还好说,鸡足山真的有菩提树吗?对,还真有,除了祝圣寺、九莲寺等,很多寺院都从印度引进种植了。当然自然保护区里是不能随意采摘的,寺院修剪枝叶、落叶请师父们搜集,定期来取。其他更多的原料枝叶只能在保护区外围,古代朝山线路绕行白草龙村等等都是经常去的,能收购到非常饱满的黄豆、小麦等等。如果采摘的数量庞大,就地在村落里的磨面加工房里粉碎成粉再装车,但碍于物料的水分及干燥程度,还需要经过晾晒和风干呢。
云南鸡足山妙香坊烟供香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云南鸡足山妙香坊烟供香)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这些初步的原始材料,运回到妙香坊的厂房里,还要进行二次的深加工,烘干和精细粉碎才能用。尤其是做竹签香,工艺要求非常高,师兄说,圆形的香是为师父中心定做的,网店的香用了梅花形状的,以示区别。我问既然如此,都做成圆形的才能彰显来源的统一性,别的师兄一看就基本上可以知道,为什么还要区别?没想到,师兄说,供养是我们的心意,心意达到了就可以了,没有想其他的。区别是必须有的,太多机构和个人都在模仿仿冒生命中心的法物,我们不想那么做,我们只能代表我们自己,不做抹黑师父的事情。言于此,师兄特意赠送了几盒上周刚做出来的竹签香,真的是非常棒,小竹签一盒有七十九支左右,每支能燃烧两个半小时;大竹签一盒有十九支左右,每支能燃烧四个小时。没点燃的时候,贴到鼻尖上嗅一嗅,就有很自然的香味,很清淡,点燃后,浓重的香味就出来了。我希望能做更长的香出来,以便能烧更久,但师兄说,目前的工艺和设备,只能做到这么大的,再比手指粗的,就做不了。
能定师兄破碎药材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能定师兄破碎药材)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我追问,那既然更新工艺和设备,都需要钱,为何不走纯商业化路线,发展代理,或者多用几个身份证多开几个网店,或者以公司入驻天猫、京东,把厂扩大,不行就贷款,或者大伙师兄借你也成?师兄说,不去追求所谓的销售业绩,是不想与修行背道而驰,在个人心中,更看重修行,销量随缘就好。靠的是三宝加持,不是广告与营销。这样的回答又让我哑口无言了。除了佩服,没有别的。品茶两旬后,互相聊了一下平时功课,虽然我是宁玛派的,但师兄对我的修学也非常清晰了解,因为他有噶举的传承,这样我便释然了。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我继续追问,之前我用过几种别的师兄介绍过的香,好像也是说海涛法师法会用的,玫红色的竹签,师兄解释道,那是外地香厂的习惯性工艺,是否是海涛法师法会用的,这个不得而知,要向生命中心确认才行,大多都是假冒的,师父在台湾的香都是师父派出家师父监制的,内地的是仿造样子而已。师兄随手取来两个玻璃杯,装满水,把一颗暗红色的塔食子香丢进去,把妙香坊的绿色食子丢进去,静止十分钟,塔食子那杯水已经俨然成为暗红色的了,另一杯仅仅只有一点点浅浅的淡黄色!师兄说,那些是用木粉做的,烧尽后模型都不会碎,用了工业化学胶,廉价而便宜,为了好看又加了一些色素调色,用水溶液可以析出色素,香的味道,燃与不燃都非常浓重,香精的明显特征。怪不得有师兄说一点就打喷嚏,有鼻炎的师兄对香精味道非常敏感……
能定师兄制作烟供竹签香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能定师兄制作烟供竹签香)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刚好有药材需要进行粗碎,师兄招呼我随便坐一会,他忙一阵,亲自操作破碎机。三百多公斤的各种药材,在师兄的破碎机前没超过半个小时就全部碎完装桶密封待用。我说包裹里怎么那么多云南中药厂的纸板,原来都是这些包装箱裁剪后二次利用的啊。我问了一下正在破碎的丁香的价格,吓一跳,这一批货的价值都有一万多元,我提出帮助师兄在昆明找一下便宜一点的药材供货商,师兄说可以,但不一定用,之所以选择从中医院采购,就是要保证药效和品质,不想图便宜,甚至买到假货。烟供修行,重在质量,就是做一次就算一次,不想以后再来弥补。这样的回答,我叹为观止。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傍晚通常都是下班休息的时间,因为最近师兄发心要供养寺院一些竹签香,库存不够了,需要加做一批。未免粉尘和机械噪音,师兄还是安排了加班,做竹签香,他也是亲自监制的。不随便,不马虎,有破损的香,在出厂前就挑选出来了,为了让收到包裹的师兄们有欢喜心,哪怕有一点残次的香,师兄都要求工人一定要分拣出来。我本以为这个产品在网店里的销量一定很好,但师兄说,销量不会在意,即便没有人下单,也会在保质期内供养给寺院。我内心百味陈杂,感慨万千。在我转发图片给一位师兄后,他表示自己家里正在修祖坟,想请一些烟供香去利益祖先,于是能定师兄安排发货后,还教授了一些祭祀的事宜。如果不是我临行时主动提货款,师兄也没有告诉我总的多少钱,似乎完全不在乎!
烟供竹签香祖坟祭祀1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烟供竹签香用于祖坟祭祀1)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烟供竹签香用于祖坟祭祀2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烟供竹签香用于祖坟祭祀2)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烟供竹签香用于祖坟祭祀3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烟供竹签香用于祖坟祭祀3)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回到县城,有素餐厅自助餐(十菜三汤),据说是寺院的居士开的呢,有劳师兄帮忙安顿旅店,虽然追随师兄大半天,体力消耗比较大,但睡得很香,隔日我们一行前往鸡足山朝圣,在师兄细心的解说和介绍下,对很多寺院的历史和典故有了更深入的了解。当行至七佛如来塔前,一同驻足瞻礼,对于我们经常施食的弟子来说,七佛如来再熟悉不过,持念七佛如来名号,能令鬼道众生脱离身形疾苦,在此圣地圣境,取香三支,普施法界。
七佛如来塔前烟供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七佛如来塔前烟供)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这便是我一次难忘的朝圣、结缘之旅。我必定尽其所能,让师兄的烟供香多多燃施。谢谢师兄盛情,洋洋洒洒,却依然无法表达我的钦佩之意。愿师兄弘法事业遂顺!
从妙香坊采购回的烟供香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从妙香坊采购回的烟供香)
lrt佛都信息港:::追随海涛法师生命志业,专业提供佛教视频、佛教音乐、烟供共修佛教网站:::
(昆明 王玉 敬书 2018年8月)

访问统计:已查阅次、已随喜

责任编辑:佛都信息港能定、发布于2018-08-20

转载要求:著作权受法律保护,保留出处是对作者的尊重。感恩合十!

上一篇:海涛法师原版烟供粉明细配料下一篇:将烟供施食融入民间祭祖烧纸钱

相关资料
  • 梵音响彻三千界,鸡足名标第一山。
  • 光明世界大迦叶尊者道场——鸡足山。
  • 维护祖国统一:台湾和西藏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。